复盘历次降准后LPR走势,7月报价前瞻:一年期大概率不降

2021-07-20 09:21:5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各报价行的有效报价平均值变化可能达不到5个基点。

  7月LPR,降或不降,这是一个问题。

  按照安排,7月20日将进行本月LPR报价。因为7月政策利率不变,但央行全面降准落地,LPR是否会调整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记者梳理发现,在MLF利率不变时降准,五年期LPR均未变。一年期LPR有时降、有时不降:降的情况有一次(2019年9月),不变的情况有四次(2019年10月、2019年11月、2020年1月、2020年3月)。

  此外,考虑到地产调控因素,7月五年期LPR将保持不变。此次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130亿,但没有达到5个基点的调整步长,一年期LPR大概率保持不变。

  过往降准后LPR走势如何?

  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的LPR由各报价行按照对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于每月20日(遇节假日顺延)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加点的方式形成报价。

  虽然MLF在银行负债中占比不高,但MLF利率是央行中期政策利率,代表了银行体系从中央银行获取中期基础货币的边际资金成本,适合作为银行贷款定价的参考;加点幅度则主要取决于各行自身资金成本、市场供求、风险溢价等因素。

  据梳理,2019年8月17日至2020年4月20日,一年期LPR报价共有5次下调,从4.31%下调至3.85%,下调幅度46BP。5年LPR报价共有3次下调,从4.85%下调到4.65%,下调幅度20BP。

  其间,1年期MLF利率共有3次下调,从3.30%下调至2.95%,幅度35BP。2020年4月20日后,随着1年MLF利率下调的结束,一年期和五年期LPR报价的调整已暂停。

  2019年9月,MLF利率未变,但央行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150亿元,一年期LPR下降5BP,五年期LPR未变。此次LPR下降既有降准的因素,也有LPR改革成果的因素。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2019年三季度发布会上对LPR报价利率有过专门回答:

  “这里主要体现为MLF的加点幅度的收窄,因为MLF利率保持了平稳,加点幅度的收窄更多地体现了风险溢价变化的因素。因为报价行在考虑报价的时候是在MLF利率上面加点,加点的幅度受到自身的资金成本、市场供求和风险溢价因素的影响,会有一个调整。前期的市场利率我也多次讲到已经有很大幅度的下行,关键的问题在于怎么降低风险溢价。9月6号人民银行宣布了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并且对只在省内经营的城商行额外降低1个百分点,这样有利于降低商业银行自身的资金成本,也有利于降低风险溢价。”

  由于此次降准带动一年期LPR下行,2020年1月市场预计虽然此次MLF利率未变,一年期LPR应该也会下调,但最终一年期LPR保持不变。时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当时解读称:

  2020年1月份很可能部分银行已经根据资金成本变化下调了自身报价,但尚未达到使LPR整体下调的阈值。这就涉及新LPR的计算规则。新LPR采取向0.05%整数倍就近取整的计算方式,也就是说,同业拆借中心在收到18家报价行的报价后,需要去掉最高和最低报价作算术平均,并向0.05%的整数倍就近取整,得出LPR的最终报价。

  这种以5个基点为最小调整步长的计算规则是较为科学合理的,它使得LPR不会因为个别银行报价的随机变化而出现一两个基点的忽上忽下,而是需要足够多银行报价同向变化,并且累积到一定的幅度,才会发生至少5个基点的调整。这样,LPR一旦调整,就有比较强的方向性和指导性。

  2020年3月,MLF利率未变,央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85亿,LPR仍未调整。马骏再次解读,原因仍是没有达到5个基点的调整步长:

  这与LPR调整的机制设计有关。主要原因是LPR整体下调有一个阈值,即各报价行的有效报价的平均值变化达到5个基点,才会调整最终的LPR。

  2020年4月,MLF利率下降20BP,与此同时央行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60亿。此次一年期LPR下降20BP,五年期LPR下降10BP。

  7月LPR会调整吗?

  在MLF利率下降同时降准,一年期LPR、五年期LPR均会调整(2020年4月)。

  在MLF利率不变时降准,五年期LPR均未变。一年期LPR有时降、有时不降:降的情况有一次(2019年9月),不变的情况有四次(2019年10月、2019年11月、2020年1月、2020年3月)。

  2019年9月1年期LPR下调5BP,既有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的因素,也有市场利率下降的因素,最终导致银行资金成本下降达到5BP。

  孙国峰当时在发布会上表示,MLF利率本身取决于央行通过招标方式投放流动性形成的市场化招标结果,受到流动性的影响,是影响LPR报价的一个因素。就LPR利率本身来讲更多的是通过市场利率去体现,市场利率水平比去年已经有很大幅度的下降。

  言外之意,即是将前期市场利率下行的效果传导至贷款市场。实际上,2019年8月一年期LPR下降6BP也归因于这一因素(当月MLF利率未变,也未降准)。

  但此后这一效果下降,即便2020年1月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150亿元,超过2019年9月,但当时一年期LPR也未调整。2019年10月、11月及2020年3月,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的规模更少,一年期LPR也未调整。

  综上,参考历史,考虑到五年期LPR还有地产调控的需求,7月五年期LPR应该不会调整。

  至于一年期LPR,此次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低于2020年1月,很可能没有达到5个基点的调整步长,因此7月一年期LPR大概率不会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前存量贷款定价基准尚未转换为LPR,因此LPR报价调整只影响增量贷款。而现在这一转换工作已完成,LPR调整还涉及到存量贷款业务。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基于商业原则不足以驱动LPR下调。一是本次降准改善资金成本130亿元,初步测算对综合负债成本率改善幅度不足1BP。二是从月度边际变化来看,6月20日-7月16日,国股行NCD利率降幅20BP,净融资约2200亿元,改善国股行综合负债成本幅度较小,仍不足以驱动LPR报价5BP步长调整。三是存款利率报价制度改革,主要利好1年以上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但活期和1年以内利率相对稳定,通知存款、协定存款明显上调,作为LPR报价机构的国股行,核心存款成本依然承压。

  但也有不同观点。天风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孙彬彬称,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整体向好,但受到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企业生产经营面临诸多压力,中小微企业的利润受到明显挤压,从前瞻考虑还是有进一步降成本的需要。

  “从降成本的角度看,特别是结合降准,金融机构需要把降低的成本传导给实体,那么LPR调降的可能性自然较高。本月可能是1年期LPR报价的单独下调,不涉及5年LPR报价的下调。”孙彬彬称。

参与讨论 我要评论

加入城市买房砍价群,实时讨论购房热点话题!
暂无评论, 您可以发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