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的4月1日,我从北京的公司辞职,第二天就匆匆忙忙地在秦皇岛入职了。从北京开往秦皇岛的车厢里吵吵嚷嚷,放着不知哪年的歌,低头看手里的火车票,心想:好像并没有好好地告别。

一座慢得来得及做梦的<span id=秦皇岛老市中心

  到了一座新城,寻找落脚处是第一步。租房中介是个缩着肩膀夹着包的大姨,眼光精明,笑声爽朗,带着我们看了两处房子,老破小,家电全无,所幸离公司很近,步行十分钟,包括等电梯的时间。而且租金是真的便宜,市中心小两居一年才一万元,和室友分摊后平均每月大概四百多。在北京时,北四环一个阳台隔断间租金最便宜也要九百块,薄薄的墙板没有任何隔音作用,一堆人挤着用厨房卫生间。陪同事看房子,西直门附近一个不足5平米的隔断间每月租金一千二,一张床一个窄柜子一条小过道就是全部,衣服晾在床头,即便如此,同事觉得已经是很好的选择了,因为可以省去每天挤公交去上班的两个小时。

  搬好行李,买冰箱洗衣机,买锅碗瓢盆……把空荡荡的房间一点点塞满。买东西时,妈妈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打听房价,我忽然想起来,搬来秦皇岛的一个重要理由——北京的房子远远超过了我家的承受范围。当时秦皇岛最便宜的刚需房项目叫北城壹号,均价4000+,妈妈咋舌,秦皇岛的房价和老家竟然差不多。出租车司机叹口气说:“先别买房了,我换房子看了两年,刚买完一周,房子居然降价了,一算损失了11万,急得我满嘴大泡……我看呐,这房价还得降……”我妈在后座点头,像是掌握了什么市场机密。

秦皇岛夜景秦皇岛夜色

  事实上,换了工作的我工资大跳水,家里的小买卖也不顺利,买房子只能是写在日程表上的一个计划而已。我倒是不沮丧,只是需要适应。

  一晃眼五年过去了,我得说,秦皇岛,挺可爱一城市。它离北京如此近,生活方式却又如此不同。

  对于我这种北方人来说,四季分明的秦皇岛比四季如春总要更有趣一些,而且这种季节变幻又十分温柔,和北京的桑拿天不同,秦皇岛最热的时候也只是物理攻击,撑把伞躲进阴凉就能得救。如果是在绿意浓郁的北戴河,那就更舒服了,沿着海岸线漫步,海风轻柔,海浪细语,这是一座慢得可以做梦的城市。

  秦皇岛同时又是美味的,一进入四月份,早市的小摊贩将一筐筐的草莓堆将出来,从十几块一斤一直吃到四五块一斤,等草莓萎靡不振的时候,山海关的大樱桃就差不多下市了,红灯、美早、砂蜜豆……酸酸甜甜,汁水四溢,不像漂洋过海来的美国车厘子那么奢华,价格按照不同的品质等级丰俭由人。各种贝类、各种海鱼,全年轮换着端上秦皇岛人的餐桌,待到九、十月,肥到脚趾尖儿都是肉的海螃蟹、鲜甜可口的的皮皮虾让垂涎三尺不再是夸张的修辞。

山海关大樱桃山海关大樱桃

  不过并不像出租车司机的预言,五年过去了,秦皇岛的房价翻了近一倍,市区里均价1万的房子难觅踪影,只有北部的老工业区房价相对便宜些。买房子的计划可能得缓缓了,但是,我和秦皇岛的美好城事,还会继续讲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