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你在哪里,做什么?

  当时10岁的我还在念小学,父亲已经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母亲则一心在家照顾家人。20年前,我们一家还住在部队大院里一间一居室的平房里。每年的冬天,父亲用塑料布把卧室的窗户封得密密实实,屋里的取暖炉烧得红通通的。可即便是这样,还是很难抵挡刺骨的西北风,室内也常常穿着棉衣棉裤。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平房是没有卫生间的,每天都需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厕所。

一个平凡家庭20年房子变迁史

      我们一家三口在部队大院门前的合影

      住在平房的日子仍是简单快乐的。部队大院里,有很多和我年龄相仿的孩子,大家都住在平房里,每天放学后一起步行回家,一起写作业,一起过家家,邻里关系非常和谐。有些人家,还利用门前有限的空间,开辟出一小块菜地,油菜、生菜、香菜.....即便菜园简陋、菜品稀少,也满足了我们这群孩子对种菜的好奇心,每天观察菜苗有没有变大,有没有杂草需要拔掉。

  上初一那年,我11岁,父亲从一位朋友那租得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这套房子比我们之前住的平房大了很多,我终于有了一间自己的卧室,有了一张写字桌,和一个不算太大的衣柜。这让我非常满足和欣喜。

  由于客厅面积过小,仅有3平米,实在不能满足日常需要,父母的那间卧室就兼具了起居和会客的需要。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一家三口都住在这套租得房子里。不再需要自己烧火取暖,也不再需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厕所,这都是楼房带给我们的方便之处。

  但,离开了部队大院的小伙伴,没有了门前的小菜园,住在楼房的生活少了很多乐趣。

  2001年,父亲单位开始福利分房,父亲拿出家里积蓄,又向大伯借了一部分钱,花了6万多买了一套两室两厅80平方米的房子,这比之前的房子更大了,采光更好。

一个平凡家庭20年房子变迁史

老旧小区周边

  我们一家从这套80多平米的房子一住就是十几年。小区的配套开始老化,曾经的绿地被大爷大妈改造成了菜地,停车位成了“稀有”资源。母亲的腿有点类风湿,上楼都有些吃力。2014年左右,我问父母,“咱们要不要换个房子?有电梯,上楼方便很多,小区环境也好。”那个时候,秦皇岛的房价在经历了几年的快速上涨之后,开始有点松动,加之政府出台了购房优惠政策,是出手买房的好时机。

  经过一番对比,考察之后,我们选了一家本地开发商,而他们开发的项目地址就是曾经我住过的部队大院。同样的位置,平房变成高楼,旧貌换新颜。2016年秋末,新房竣工交付,整个小区规划得井然有序,推开窗,满目青葱苍绿,物业管理完善,安全有保障。小区内人车分流,行人安全得到保障。

一个平凡家庭20年房子变迁史

  拔地而起的高楼

      2018年春季,父亲开始着手新房的装修,从设计到买材料再到买家具,都是父亲一手包办。可今年年初,父亲母亲决定,还是住在十几年的老房子里,他们习惯了每天和老邻居打招呼,习惯了每天必过的老街道,习惯了去马路对面的超市买菜,“就等我们不想爬楼那天再搬进新房里吧。”母亲说道。

  20年间,我们一家从平房、租房到福利分房,再到购买高层住宅,房子在变大,环境在变好。我们的生活同时代一起进步,未来20年,40年的样子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温暖且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