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农村三项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延长期结束,还有不到半年时间,作为中央主管部门,新近组建的自然资源部正在督促试点地区尽快对试点工作进行深入研究和总结。这其中,事关多方利益的征地制度改革试点颇受重视。

网络资料图网络资料图

  对于进行征地试点的地方,自然资源部提出并强调了“两个进一步”的要求,即进一步探索增加农民和集体收益、进一步完善土地收益调节金制度。这两个“进一步”的背后,都是事关征地利益重新分配的重大敏感问题。

  与此同时,自然资源部还要求,试点地区与非试点地区的实践经验都要系统性总结,从而通过总结、提炼非试点地区在征地改革中有益的经验与做法,从而达到丰富征地制度改革试点的作用。

  “试点”仅剩半年

  “从我们在一线工作的情况看,在农村三项改革试点工作中,征地领域是矛盾最集中,利益交织最明显的领域,所以,我们推进试点工作的时候,都是本着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路进行的。”7月4日上午,东部地区某省自然资源职能部门的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该省有多个地区,正在进行征地制度改革试点。

  2015年2月25日,经全国人大授权,全国33个市县暂停相关土地管理法律法规实施,开展“农村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改革”“宅基地改革”和“征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工作(下称“三项试点”)。根据全国人大的授权,试点工作将于2017年底结束。

  “不过,后来为了和《土地管理法》的修订工作同步,三项试点工作的有效期又向后延展了一年,到2018年底,按照这个时间点来看,包括十分复杂的征地制度改革试点在内,所有的试点,有效期也就剩下半年的时间了,对国土系统而言,时间已经很短了,任务挺重的。”华东地区某省自然资源厅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自然资源部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尽管新组建的自然资源部三定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发布,但对于三项试点工作的职权范围,不会发生太大变化。因此,近期以来,自然资源部一直在督促试点地区尽快深入探索试点,并总结、提炼试点经验。

  多个地方政府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近期,自然资源部副部长曹卫星先后前往河南、辽宁、浙江等地进行调研,其主要调研范围,是围绕征地制度改革试点,在调研中,曹卫星明确向试点地区提出要求,“要加快工作进程”。

  两个“进一步”

  由于特殊国情,中国内地近年以来严格执行“最严格的征地保护制度”。在这一施政原则指导下,通过设定耕地保有量总指标,通过逐年分解指标、逐省分配指标,建立起一套土地审批制度。而这套制度又将土地区别为农村集体土地和国有建设用地两类,在现行土地管理制度框架下,只有国有建设用地才能进行使用权交易。

  农村集体土地若要变为可交易的国有建设用地,目前只有一个途径,即征地——政府征收土地,给予农村集体土地上的农民以补偿并进行安置,而后,农村集体土地变为城镇建设用地,获得可以入市交易的“合法身份”。

  “征收时支付的价格,实际上是以补偿性的标准划定的,但是变为国有建设用地之后出让交易的价格,是市场机制决定的,这就产生了两者之间的巨大价差,一方面,城镇建设用地出让收益可观,另一方面,从机制角度而言,农民拿到的,只是保障基本生活的价格以及安置。”一位长期从事土地研究的学者向本报记者表示。

  也正因如此,征地过程中产生了较多的经济、社会矛盾。这也是启动征地制度改革试点的基本动因之一。决策层希望通过这一试点,能够完善更为合理的征地制度。

  前述东部地区某省自然资源职能部门的人士告诉记者,自然资源部近期对试点工作提出了“两个进一步”的要求,即进一步探索在征地收益分配中,增加集体和农民所享受的分配比例,进一步完善土地收益调节金制度。

  “这‘两个进一步’,都是围绕农民利益提出来的,用现在互联网的术语,可以叫征地制度中的‘痛点’,如果在这个领域能够有更为合理、科学的机制设计,是具有很大进步意义的。”他说。

  非试点地区“总结”

  “比较值得注意的是,最近部里面提出的要求中,在征地制度改革试点领域,在试点地区抓紧总结、提炼的同时,也要求对非试点地区,但是有意义、有借鉴经验的做法进行总结、系统化,两者互动,互通有无。”前述华东地区某省自然资源厅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除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进行改革试点的33个市县之外,在现有土地管理制度框架下,一些非试点地区,也对征地制度或者具体工作中的方法进行探索、创新。这些探索中,有相当一部分,也都是围绕增加农民和集体收益而展开的。

  “比如除了货币补偿外,作价入股,在安置同时,设置由集体经济组织持有的商用物业进行经营,产生收益后,对成员进行分配等,都是很早就已经开始探索了,对于解决实际问题,增加农民和集体经济组织的收益,是非常有效的办法。”一位华南地区自然资源一线职能部门的人士告诉记者。

  曹卫星在调研过程中,也明确提出了这项要求。曹卫星表示,下一阶段,各省(区、市)除了深入推进和总结33个试点地区经验外,还要系统性地总结非试点地区征地工作中积累的有益经验和有效做法,丰富试点成果内容。

  记者了解到,调研期间,曹卫星一行实地走访了河南省新郑市龙湖镇林锦店社区、中牟县刘集镇绿博家苑社区,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三星生态农业园区、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农民回迁安置区,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青岩刘村、佛堂镇坑口村、佛堂镇蟠龙花园,就征地补偿安置工作进行深入调研,认真听取了相关部门关于征地拆迁安置及征地制度改革工作汇报。

  与此同时,征地制度改革试点的推进,还一如既往地被要求与其他两项试点工作协同进行。

  “征地改革试点与另两项改革试点协同推进。要深入研究三项改革之间的关联性和耦合性,使改革的举措在政策取向上相互配合、在实施过程中相互促进、在改革成效上相得益彰。”曹卫星说。

  他同时还强调,要加强对试点县(市、区)的改革工作指导,深入细致地做好政策解释工作,研究制定可行的应对预案,切实化解潜在风险,既积极又稳妥地推进改革试点工作。